新闻资讯 > 常见百科

档案保管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22-01-21 07:29:07  浏览量:223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的侵略德国对欧洲文化遗产造成了广泛的破坏。从1939年到1946年,由于德国占领欧洲国家,多达14所学校图书馆失去了馆藏。波兰国家图书馆大约丢失了70万份,包括所有手稿和地图收藏。波兰解放前,德国军烧毁了华沙公共图书馆的主要图书,图书馆2250万册图书中约有1500万册被销毁。德国军队烧毁卢布林的犹太神学院后,也获得了2.4万册图书。1944年,法国年,德国部队炸毁了迪耶普市图书馆,杜埃市图书馆损失了95%的收藏。由于私人图书馆和馆藏的损失未知,已知的数量词只占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欧洲物质损失的一小部分。虽然许多大型图书和手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丢失,但通过各行各业的共同努力,大量图书和手稿得以保存和归还。

1940年,美国国会副主任阿奇博尔德麦克利什致电美国的图书管理员,通过保护欧洲文化遗产发动卫国战争。麦克利什是美国国防哈佛团队成员,该团队由艺术作品、图书管理员、专家学者组成,包括多位哈佛大学讲师。该组织提醒美国纳粹占领欧洲政府反对欧洲文化团队成员可以再次联系改革派和政府官员,并与他们积极合作。作为国会策展人,麦克利什与*高政府的主要官员有个人联系,包括*高法院、内政部和罗伯特·K·波西的成员。国家美术馆总监大卫·芬利联系了内务部等政府机构,与富兰克林·罗斯福总裁就安塔尼斯·乌尔皮斯团队的计划达成一致。1943年,应哈伦·F·斯通大法官的要求,罗斯福总统成立了美国战区艺术和文物保护与抢救委员会成员,统称为罗伯茨指导委员会。罗伯茨咨询委员会诞生了古物、美术和档案局,它集合了美国和英国部队在一起共同执行任务,从而产生了被称为古迹人的秘密任务士兵。

1944年6月在法国北部登陆前夕,艾森豪威尔将军向全军发表了讲话,这也是安塔尼斯·乌尔皮斯团队艰苦奋斗的结果。艾森豪威尔在演讲中赋予美国士兵特殊的责任:他们不仅要打败盟军,还要保护欧洲的文化遗产。

古迹人的任务是避免抢劫,找出被抢劫的物品,首先是抢救现代艺术和书籍,还要修复和归还创作材料。为了实现这些目标,罗伯茨协会下大力气招募人员,并成立了两个协会,负责汇编部队在野外所需的信息。美国学术协会和哈佛团队向军队提供地图,标明文化场所和历史遗址的位置,以避免盟军轰炸。古物、美术和档案局还提供其他信息,让部队熟悉当地文化,并了解这些知识将有助于他们有效保护每个政府的自然遗产。比如在意大利中,古迹人整理了意大利国家文化部组织结构的总结,帮助识别和找到能够协助其运营的负责官员。这两个小组还向工程处官员提供了战争开始时用于储存的仓库的名称和位置。在短时间内,该机构派出350多名士兵前往13个国家抢救历史遗产。

艾森豪威尔的演讲和安塔尼斯·乌尔皮斯团队动员档案管理员和军队保护欧洲文化遗产的努力没有白费。到战争结束时,在欧洲和地中海地区工作的图书管理员和档案管理员的数量有所增加,美国和盟军积极参与搜寻纳粹隐藏在大约1500个储藏室中的数百件被掠夺的物品。然而,古物、美术和档案局的工作并没有随着战争的结束而停止。第三帝国覆灭后,代理军官罗伯特·K·波西上尉在萨尔茨堡南部的盐矿中发现了许多纳粹艺术收藏品,并帮助追回了绘画和书籍。战后几年,通过机构的努力,罗马共回收普通货物26568件,荷兰回收78000件,70万件发往柏林普鲁士国家图书馆,15.3万件发往法国。到1949年底,该机构在盟军和地方财政的合作下,共向14个国内业主归还了280万件物品,如果原业主身份不明或已经死亡,则移交给负责的机构或个人。古物、美术和档案局的成功证明了该团队的实力,并为保护受冲突影响的艺术场所和材料树立了榜样。但是一代人

与美国档案管理员和学者的合作并不是唯一的努力。“纸旅”保护YIVO图书馆和佩普林神学院的档案转移。

1939年,随着罗森博格工作队的成立,确定德国对档案的“吞并”是种族清洗。罗森博格专案组系统地收集了犹太来自高校图书馆、学校、大学和旧馆藏的图书、文献和手稿。这些被掠夺的材料随后被销毁或在德国机构中传播,他们称之为“学术”目的。1941年6月,德国部队占领了立陶宛维尔纳,并在那里开始了类似的行动。他们*早征服的地方之一是YIVO图书馆,这是入侵时世界上*大、*基础的犹太宝藏。它成立于1925年,由犹太城内学者和知识精英资助,涵盖犹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来自约300座犹太教堂,来自东欧纳粹YIVO学校图书馆*重要的东西的资料被送到法兰克福的犹太研究所等地。维尔纳被占领一周后,一位名叫戈塔尔德博士的德国官员站在这里。到了7月,他命令盖世太保逮捕三名犹太学者,以便他们能够编制一份古籍和珍本的清单。

1942年2月,在耶路撒冷学习普鲁士国家图书馆教学的约翰内斯·波尔来到安塔尼斯·乌尔皮斯帮助封存普鲁士国家图书馆图书和名单上的其他藏品。因为之前纳粹从那个城市掠夺了太多东西送到法兰克福,波尔从犹太人民地区雇佣了12名犹太人对缴获的东西进行分拣、整理、运输到犹太人民研究所。从1942年到1943年,12位被波尔强迫服役的犹太学者从纳粹手中偷走了YIVO藏书中的数千本书和数万份文件。他们后来被称为“纸旅”。他们使用各种策略来保护书籍和文件免受严重损坏。在大屠杀中幸存的“纸旅”成员在战争结束后返回维尔纳,找回了他们隐藏或转移的许多物品。纸箱厂保存了20吨YIVO文件,垃圾处理部门的院子里发现了30多吨。罗森博格特别联合工作组送往法兰克福并保存在奥芬巴赫档案保管的一些YIVO物资也在战后被追回。

在立陶宛图书管理员安塔尼斯·乌尔皮斯的努力下,数百本相关书籍和文献在战争中幸存下来。他把材料藏在立陶宛国家阅览室的地下仓库里,那是以前的教堂。1953年,材料被重新认可。波兰佩普林神学院的档案也通过档案保管人民、平民和政府的合作得以保存。上帝大图书馆的核心藏书来自于1274年建立的城堡;到1927年,图书馆里有3万本书,包括316份手稿。1939年,神学院的图书管理员实施了一项计划,以保存大部分藏品,并协助其他教堂编目和隐藏自己的重要档案,包括照片、宗教书籍和文物。神学院图书管理员在银行金库里存放了一些*有价值的书籍。当战争在波兰开始时,两名银行官员把这些书带到了安全的地方,首先是罗马尼亚,然后是巴黎,那里是波兰流放时建造的地方。波兰流放者试图在巴黎的图书馆收集和储存宝藏,但随着欧洲战争的不断发展,他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当德国**次攻击法国时,波兰官员决定再次转移图书,这次转移到伦敦。战时的海上旅行是一个有风险的提议,但其他材料可以安全到达英国博物馆,许多英国博物馆和阅览室已经将他们宝贵的收藏品转移到城堡、乡间别墅和地下石场。波兰官方不得不再次将他的信息从战场上移除,*终在战争期间将其安全地放在了新西兰,并*终保存了下来。

图书管理员、档案管理员、学者、普通大众等。共同抵制了纳粹德国对欧洲文化遗产的大规模查封和破坏,为后世留下了大量珍贵文献,为现代文物保护提供了经验。



-->
© 2021 深圳市华世大帝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2021020247号  网站地图|   XML地图

热线

13144843931
7*24小时服务热线

微信

二维码扫一扫微信交流
顶部
查看地图 在线拨号 返回顶部